still

sorry zhanggan

睡眠差到每晚醒来四五六次

00:01


我有一院子的草原,
我有一浴缸的海洋,
也有一整杯月光,
以及一万种颜色的梦乡。

但我仍爱我的平角七匹狼,
允许我一脸溺进枕头,
看见我昨天说的话,
在一只猫的尾巴上,锣鼓喧天。

盗城再见

怀念只能发生在离开之后的时间。


想想北京是一座挺可爱的城市,

比如广化寺门前的猫,

白塔寺拐拐绕绕的小胡同,

红螺寺的小院子、红鲤鱼,

大觉寺的土狗、画速写的姑娘,

潭柘寺丑哭如猫的老虎;

比如北邮修修补补的中门,

751隆隆响的天桥,

西山、门头沟、十三陵的林荫路,

两块钱随便坐到哪的地铁;

又比如后海一百块的南门涮肉,

天和晟的宫保鸡丁,

回龙观吃到胀的串,

五道营震破耳膜的鼓,

五道口喝到吐的莫吉托;

还有金建银建的哲学家、政治家、经济学家、历史学家以及相声演员,

元大都公园甩鞭子的老头,

明光桥推头刮脸的大爷;

亦庄的YANNIS和他的阿玛尼以...

当你再次和我说起 青春时的故事,
我正在下着雨的无锡乞讨着生活的权利,
前一天早晨 我睁开眼已是江南,
他们说柔软的地方总会发生柔软的事。

要紧的是,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要轻易陷入焦虑。切记、切记。

装逼神器

你瞅啥

sleepless dog

听过很多道理,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

Warm world

黄金时代

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,后来我才知道,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,人一天天老下去,奢望也一天天消逝,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。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。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,什么也锤不了我。

— —王小波《黄金时代》

原版

http://m.yinyuetai.com/video/470096

开出花

我就是秋天的小牛犊
南风很好
细雨很好
泥土很好
写完这话
我就牵着自己去吃草

nightmare again

关于再见

赐我一张火车票

没有谁是一座孤岛。over

山河故人——只能说一次再见

11月6号,北京冬天的第一场雪看起来和赵涛跳舞的那场雪没什么分别。隔了一周才写观后感——不,高逼格一点,影评——会不会太迟。

他们都说这是一部文艺片,该是文艺青年看的。我实在定义不出啥叫文艺青年。据说首先你得热爱民谣、lomo、宝丽来,雕刻、先锋和村上;然后还得集齐或者有志于平江、丽江与鼓浪,一路骑行到西藏;这样方能称为“文艺青年”。而贾樟柯的文艺片该是他们才能看懂。

天呐,我竟然迄今还挚爱2块1毛钱吃到饱的素包子、油条和豆浆,并迷恋于不用登记就能买到菜刀的金五星百货商场。

好吧,作为一个和文艺青年在格调、品位上差了一个煎饼果子的low逼,我想说:QNMLGB的文艺青年和文艺片,我们只是...

往事不过一张没写清楚的白纸,时光烧过了纷纷成灰。

© Agan | Powered by LOFTER